>
金沙澳门官网网址-澳门金莎娱乐网站-手机版
做最好的网站

大芬村的梵高们,小村聚焦7000名梵高

- 编辑:金沙澳门官网网址 -

大芬村的梵高们,小村聚焦7000名梵高

图片 1  

深圳大芬村8000名画工夜以继日赶制世界名画复制品销往全球,成为时代景观的同时也面临转型的痛楚

  深圳大芬村8000名画工夜以继日赶制世界名画复制品销往全球,成为时代景观的同时也面临转型的痛楚。

每个周末,不少阿姆斯特丹本地人和游客都会来到位于辛厄尔运河南岸的梵高博物馆。到了晚上,这座由玻璃和混凝土构成的着名建筑常常呈现出五彩斑斓的色块,就像文森特·梵高的油画。欣赏了两百余幅梵高的真迹后,人们陆续从博物馆涌出。一些人走进邻近的纪念品商店,一边端详着梵高油画的复制品,一边与店主赫拉德讨价还价。

  每个周末,不少阿姆斯特丹本地人和游客都会来到位于辛厄尔运河南岸的梵高博物馆。到了晚上,这座由玻璃和混凝土构成的著名建筑常常呈现出五彩斑斓的色块,就像文森特·梵高的油画。欣赏了两百余幅梵高的真迹后,人们陆续从博物馆涌出。一些人走进邻近的纪念品商店,一边端详着梵高油画的复制品,一边与店主赫拉德讨价还价。

阿姆斯特丹博物馆广场的人们或许不知道,就在此时,中国深圳的一座小村庄里,大量画工正提笔绘制《星空》、《向日葵》和《自画像》。这些“中国制造(Made in China)”的《向日葵》们,将乘坐飞机、轮船,经过数日甚至累月的颠簸回到梵高的故乡,成为畅销品。

  阿姆斯特丹博物馆广场的人们或许不知道,就在此时,中国深圳的一座小村庄里,大量画工正提笔绘制《星空》、《向日葵》和《自画像》。这些“中国制造(Made in China)”的《向日葵》们,将乘坐飞机、轮船,经过数日甚至累月的颠簸回到梵高的故乡,成为畅销品。

赵小勇走在阿姆斯特丹博物馆广场的人群中,看着人们手臂下夹着的“梵高油画”。他认得这些油画中,哪些是自己的作品。在过去近二十年的时间里,他一直在临摹梵高作品,完成了九万多张梵高油画订单。不少人称为他为“中国梵高”。赵小勇来自深圳大芬村。一年的时间里,他和大芬村的画工们可以制作一百多万幅油画。这些技法熟练、装帧精美、规格不一的“世界名画”被运到世界的各个角落,占据着全球油画市场60%的份额。

  赵小勇走在阿姆斯特丹博物馆广场的人群中,看着人们手臂下夹着的“梵高油画”。他认得这些油画中,哪些是自己的作品。在过去近二十年的时间里,他一直在临摹梵高作品,完成了九万多张梵高油画订单。不少人称为他为“中国梵高”。赵小勇来自深圳大芬村。一年的时间里,他和大芬村的画工们可以制作一百多万幅油画。这些技法熟练、装帧精美、规格不一的“世界名画”被运到世界的各个角落,占据着全球油画市场60%的份额。

大芬村距离深圳布吉镇只有三公里,被两条交叉的主干道包夹着,周围挤满了大量商铺、餐馆和旅舍。马路边的建筑上挂着大海报:“世界油画,中国大芬”。村口的巨型石制画板上写着的“大芬油画村”,以及旁边一座手执画笔的雕塑颇为显眼。村子里除了三条短街,便是横纵分列的小巷,到处都是绘画工作室和画廊。沿着狭窄的街巷溜达,半小时便能逛完整个村子。

  大芬村距离深圳布吉镇只有三公里,被两条交叉的主干道包夹着,周围挤满了大量商铺、餐馆和旅舍。马路边的建筑上挂着大海报:“世界油画,中国大芬”。村口的巨型石制画板上写着的“大芬油画村”,以及旁边一座手执画笔的雕塑颇为显眼。村子里除了三条短街,便是横纵分列的小巷,到处都是绘画工作室和画廊。沿着狭窄的街巷溜达,半小时便能逛完整个村子。

遇见梵高

  遇见梵高

赵小勇第一次来到大芬村的时候,这里只有一个小作坊。

  赵小勇第一次来到大芬村的时候,这里只有一个小作坊。

1996年底,有一天,赵小勇下班后在宿舍里画画。一个老乡看到后,夸他画得漂亮,说自己的哥哥在大芬村靠画画赚钱。赵小勇第一次知道画画也能卖钱。几天之后,老乡带他去大芬村玩。

  1996年底,有一天,赵小勇下班后在宿舍里画画。一个老乡看到后,夸他画得漂亮,说自己的哥哥在大芬村靠画画赚钱。赵小勇第一次知道画画也能卖钱。几天之后,老乡带他去大芬村玩。

他第一次亲眼见识油画绘制过程。看着画工们熟练地画画,速度快,还漂亮,很羡慕。回到工厂,他对老乡说,想去大芬村画画。老乡让他做好心理准备,画油画需要学习,可能半年,甚至一年。

  他第一次亲眼见识油画绘制过程。看着画工们熟练地画画,速度快,还漂亮,很羡慕。回到工厂,他对老乡说,想去大芬村画画。老乡让他做好心理准备,画油画需要学习,可能半年,甚至一年。

赵小勇已经在这家陶瓷工艺厂打了四年工,作为一个熟练工,他的月薪是一千一百多元。每天的工作是在那些瓶瓶罐罐上画娃娃、衣服和花,他有些腻味。而且老工友都走了,没剩几人,惟一让他留恋的就是在这里认识的女友。他想换个新工作,但要与画画有关,工资也要更高一点。赵小勇从小喜欢画画。1972年,他出生于湖南邵阳农村,兄弟四人中排行第三。父亲是当地机械厂仓库管理员,在他读初一时去世,大哥接了父亲的班。二哥擅长工笔画和书法,每天晚上都会在家画,把水浒一百零八将画成一册书。他很小的时候就坐在一旁看二哥画。后来,二哥去深圳打工,他就在家练素描、水粉画,学着画花草、人物。

  赵小勇已经在这家陶瓷工艺厂打了四年工,作为一个熟练工,他的月薪是一千一百多元。每天的工作是在那些瓶瓶罐罐上画娃娃、衣服和花,他有些腻味。而且老工友都走了,没剩几人,惟一让他留恋的就是在这里认识的女友。他想换个新工作,但要与画画有关,工资也要更高一点。赵小勇从小喜欢画画。1972年,他出生于湖南邵阳农村,兄弟四人中排行第三。父亲是当地机械厂仓库管理员,在他读初一时去世,大哥接了父亲的班。二哥擅长工笔画和书法,每天晚上都会在家画,把水浒一百零八将画成一册书。他很小的时候就坐在一旁看二哥画。后来,二哥去深圳打工,他就在家练素描、水粉画,学着画花草、人物。

图片 2大芬村,一位画师在巷子口画画 图/本刊记者 大食

图片 3  大芬村,一位画师在巷子口画画 图/本刊记者 大食

16岁他初中毕业,成绩不好,觉得读书无用,就去附近的邵阳、娄底等城市打工,想给家里赚钱。在建筑工地做小工,推板车,一天赚六七元。做了几个月便吃不消。1987年10月,他也到了深圳,两个月的时间里,他骑着旧单车,到处找工厂排队应聘。因为是外地人,一次也没能成功。刚去的时候,住在二哥宿舍,没多久便被工厂轰了出来。没地方住,就跟着几个一起找工作的老乡跑到山上,搭个帐篷,睡在树底下,甚至墓地里。

  16岁他初中毕业,成绩不好,觉得读书无用,就去附近的邵阳、娄底等城市打工,想给家里赚钱。在建筑工地做小工,推板车,一天赚六七元。做了几个月便吃不消。1987年10月,他也到了深圳,两个月的时间里,他骑着旧单车,到处找工厂排队应聘。因为是外地人,一次也没能成功。刚去的时候,住在二哥宿舍,没多久便被工厂轰了出来。没地方住,就跟着几个一起找工作的老乡跑到山上,搭个帐篷,睡在树底下,甚至墓地里。

没有工作,最怕派出所查户口、查暂住证。有一次,他被抓了,在收容所关了一天一夜,“里面好多人”。他叔叔花了350元才把人赎出来。那时候,派出所查得严,赎金又高,他只能躲起来。

  没有工作,最怕派出所查户口、查暂住证。有一次,他被抓了,在收容所关了一天一夜,“里面好多人”。他叔叔花了350元才把人赎出来。那时候,派出所查得严,赎金又高,他只能躲起来。

二哥终于在电子厂帮他找到一份做汽车录音机磁带的工作,三百块钱一个月。过了六七个月,工厂效益不好,他没有本地户口,被裁了。心里憋屈,身上又没钱,找工作找到哭。他想找跟画画有关的工作,跑到横岗,好几个月后才在一家藤篮厂找到了一份给泥人上色的工作,做了两年,又去了陶瓷工艺厂。因为喜欢绘画,他每天下班后都会画点东西。

  二哥终于在电子厂帮他找到一份做汽车录音机磁带的工作,三百块钱一个月。过了六七个月,工厂效益不好,他没有本地户口,被裁了。心里憋屈,身上又没钱,找工作找到哭。他想找跟画画有关的工作,跑到横岗,好几个月后才在一家藤篮厂找到了一份给泥人上色的工作,做了两年,又去了陶瓷工艺厂。因为喜欢绘画,他每天下班后都会画点东西。

1997年8月,赵小勇和老乡一起辞职,来到大芬村。当时,这里只有香港画商黄江开设的一家油画工厂和几百名画工。赵小勇最初和老乡的哥哥张正京合租,跟着后者学习油画。张正京在深圳做了十年商品油画,从黄江那里拿订单,回家自己画,定期交货。

  1997年8月,赵小勇和老乡一起辞职,来到大芬村。当时,这里只有香港画商黄江开设的一家油画工厂和几百名画工。赵小勇最初和老乡的哥哥张正京合租,跟着后者学习油画。张正京在深圳做了十年商品油画,从黄江那里拿订单,回家自己画,定期交货。

刚开始的时候,赵小勇什么都想画,觉得风景画漂亮,又看着人物画有意思,找不到定位,始终画不好。两个月不到,他就开始失去信心,不想画了。张正京建议他画梵高的画。梵高的画订单多,张画不完,分给他一些订单,让他赚些生活费和房租。

  刚开始的时候,赵小勇什么都想画,觉得风景画漂亮,又看着人物画有意思,找不到定位,始终画不好。两个月不到,他就开始失去信心,不想画了。张正京建议他画梵高的画。梵高的画订单多,张画不完,分给他一些订单,让他赚些生活费和房租。

赵小勇画了两三个月,在张正京的指点下,开始慢慢上手。他从张老师家搬了出来单做,在大芬村租了个月租300元的单间。刚开始,他找过黄江多次,想拿订单,都碰了壁。黄说他还达不到出货的水平。“这个是有门槛的,我还没到那个阶段。”

  赵小勇画了两三个月,在张正京的指点下,开始慢慢上手。他从张老师家搬了出来单做,在大芬村租了个月租300元的单间。刚开始,他找过黄江多次,想拿订单,都碰了壁。黄说他还达不到出货的水平。“这个是有门槛的,我还没到那个阶段。”

他每天都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临摹梵高的作品。发现《向日葵》和《咖啡馆》最好卖,有段时间就只画这两样。一个星期画两三幅,然后背到市区的各家画廊去卖。二哥看他赚不到钱,劝他不如开家文具店。他有些动摇,但想想自己爱好画画,决定先不管赚不赚钱,还是要有信心。

  他每天都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临摹梵高的作品。发现《向日葵》和《咖啡馆》最好卖,有段时间就只画这两样。一个星期画两三幅,然后背到市区的各家画廊去卖。二哥看他赚不到钱,劝他不如开家文具店。他有些动摇,但想想自己爱好画画,决定先不管赚不赚钱,还是要有信心。

图片 4赵小勇“专画梵高”,曾经从香港高先生那儿接到一笔超大订单——5000幅《鸢尾花》 图/戚颢

图片 5  赵小勇“专画梵高”,曾经从香港高先生那儿接到一笔超大订单——5000幅《鸢尾花》 图/戚颢

到大芬村一年以后,赵小勇画梵高顺手了很多,渐渐只画梵高的画,对其他画没了兴趣。他开始买梵高的画册和书,研究梵高的画。有一次,他看到一本定价五百多元的梵高画册,攒了很久的钱才买上。他慢慢喜欢上这位大师,也常常琢磨“每幅画代表什么、为什么要这样画”一类的问题。

  到大芬村一年以后,赵小勇画梵高顺手了很多,渐渐只画梵高的画,对其他画没了兴趣。他开始买梵高的画册和书,研究梵高的画。有一次,他看到一本定价五百多元的梵高画册,攒了很久的钱才买上。他慢慢喜欢上这位大师,也常常琢磨“每幅画代表什么、为什么要这样画”一类的问题。

赵小勇手上的闲钱,几乎都买了关于油画的书。他常常去技艺好的画师家,一边看他们画画,一边聊天,渐渐学到些油画技巧。时间长了,画师们也会到他那儿聊天,看他正在画画,顺手指点一二。这种零星、持续的学习,让他的油画技艺长进不少。

  赵小勇手上的闲钱,几乎都买了关于油画的书。他常常去技艺好的画师家,一边看他们画画,一边聊天,渐渐学到些油画技巧。时间长了,画师们也会到他那儿聊天,看他正在画画,顺手指点一二。这种零星、持续的学习,让他的油画技艺长进不少。

晚上,黄江经常在村子里溜达,看到赵小勇的行画有进步,给了他一捆画布。“这才是真正的订单。”赵小勇说。他向黄江交货,被打回来重改。之后,黄江只给他一些单价几元到几十元的低档画订单。他觉得没劲,赚不了钱,也不是梵高的画,就开始去村外找订单。

  晚上,黄江经常在村子里溜达,看到赵小勇的行画有进步,给了他一捆画布。 “这才是真正的订单。”赵小勇说。 他向黄江交货,被打回来重改。之后,黄江只给他一些单价几元到几十元的低档画订单。他觉得没劲,赚不了钱,也不是梵高的画,就开始去村外找订单。

第一年不算成功,不过把女友接到大芬村结婚让他感到安慰。

  第一年不算成功,不过把女友接到大芬村结婚让他感到安慰。

大芬油画村

  大芬油画村

黄江从未料到他的一次无奈之举,改变了自己,也改变了一座村庄。大芬村成为世界商业油画领域的重要标签,而他成了油画村第一人。

  黄江从未料到他的一次无奈之举,改变了自己,也改变了一座村庄。大芬村成为世界商业油画领域的重要标签,而他成了油画村第一人。

1987年,画商黄江和一个朋友搭伙在罗湖区黄贝岭办了一间油画工厂。他从香港接来油画订单,招揽了六十多名画工到这套600平米的房子里,临摹各种世界名画。这在当时的中国,算得上是一家规模不小的油画工厂。不过,两年之后,周边地价飞涨,房东通知他月租金从两千元涨到六千多块。合伙人对工厂的控制也日益加强,他不能忍受,决定出走单干。

  1987年,画商黄江和一个朋友搭伙在罗湖区黄贝岭办了一间油画工厂。他从香港接来油画订单,招揽了六十多名画工到这套600平米的房子里,临摹各种世界名画。这在当时的中国,算得上是一家规模不小的油画工厂。不过,两年之后,周边地价飞涨,房东通知他月租金从两千元涨到六千多块。合伙人对工厂的控制也日益加强,他不能忍受,决定出走单干。

图片 6黄江是油画大芬村的缔造者之一 图/本刊记者 大食

图片 7  黄江是油画大芬村的缔造者之一 图/本刊记者 大食

“在厂里画画没有归宿感,真的就跟泥水匠一样。”画商俞隆(化名)入行时曾经是一家油画工厂的画工。他回忆,那时候在工厂里,穿得又烂又脏,像个叫花子,到处都是烟头,没什么尊严可言。老板之间恶性竞争,把价格杀得很低,最后杀到画工身上。

  “在厂里画画没有归宿感,真的就跟泥水匠一样。”画商俞隆(化名)入行时曾经是一家油画工厂的画工。他回忆,那时候在工厂里,穿得又烂又脏,像个叫花子,到处都是烟头,没什么尊严可言。老板之间恶性竞争,把价格杀得很低,最后杀到画工身上。

黄江开始在特区外的布吉镇一带找落脚地。“租金便宜,我的画工还要最少受到外界干扰。”黄江说,当他找到大芬村时,便决定留下来。

  黄江开始在特区外的布吉镇一带找落脚地。“租金便宜,我的画工还要最少受到外界干扰。”黄江说,当他找到大芬村时,便决定留下来。

一条小河绕着大芬村,流水潺潺,岸边一侧是农田,有牛在河堤上吃草,另一侧是低矮的民房,黄鸡在巷子里觅食,鸭子在空地上大摇大摆地走着。整个村子不到300口人。黄江感觉走进了一个宁静的港湾,“画画不会受到外边的影响。”

  一条小河绕着大芬村,流水潺潺,岸边一侧是农田,有牛在河堤上吃草,另一侧是低矮的民房,黄鸡在巷子里觅食,鸭子在空地上大摇大摆地走着。整个村子不到300口人。黄江感觉走进了一个宁静的港湾,“画画不会受到外边的影响。”

大芬村离布吉镇只有三公里,买颜料、画笔等材料也方便。这里打车到罗湖口岸只有一个小时的车程,他回香港拿订单、样板也方便。1989年农历八月,他租了村长洪必龙位于村口的一幢两层半小楼,这是村里当时少有的楼房,250平米,每月租金1600多元。

  大芬村离布吉镇只有三公里,买颜料、画笔等材料也方便。这里打车到罗湖口岸只有一个小时的车程,他回香港拿订单、样板也方便。1989年农历八月,他租了村长洪必龙位于村口的一幢两层半小楼,这是村里当时少有的楼房,250平米,每月租金1600多元。

黄江把商品油画产业带进了这个经济落后的村庄。他组建了一个二十余人的油画工作室,画工是从广州、东莞、晋江等地招来的,不少是他过去的徒弟。黄贝岭时期的徒弟黄通一路追随。晋江时期的徒弟周晓鸿当时还在黄贝岭另一家油画工厂,听说黄江到了大芬村,也跟了过来。

  黄江把商品油画产业带进了这个经济落后的村庄。他组建了一个二十余人的油画工作室,画工是从广州、东莞、晋江等地招来的,不少是他过去的徒弟。黄贝岭时期的徒弟黄通一路追随。晋江时期的徒弟周晓鸿当时还在黄贝岭另一家油画工厂,听说黄江到了大芬村,也跟了过来。

这些画工都没有受过专业的美术训练。除了有经验的画工,新人必须有一定的绘画基础,应聘时要现场画一张画。过关之后,黄江再对他们进行十天到数月的商业油画技能培训。“训练他们的色彩观念,教他用笔,怎么画天空啊,怎么画树之类的。因为画商业画不是搞艺术原创,而且,早期的订单都是比较简单的画,有基础很快就能上手。有些年轻人教他一个星期就可以开工做订单了。”黄江介绍。这种模式在某种程度上更像是工匠之间的技艺传承。

  这些画工都没有受过专业的美术训练。除了有经验的画工,新人必须有一定的绘画基础,应聘时要现场画一张画。过关之后,黄江再对他们进行十天到数月的商业油画技能培训。“训练他们的色彩观念,教他用笔,怎么画天空啊,怎么画树之类的。因为画商业画不是搞艺术原创,而且,早期的订单都是比较简单的画,有基础很快就能上手。有些年轻人教他一个星期就可以开工做订单了。”黄江介绍。这种模式在某种程度上更像是工匠之间的技艺传承。

黄江从香港的贸易公司接油画订单、取样板,拿到大芬村给画工们画。1987年,他在香港承接了沃尔玛的订单后,后者便成为他的稳定客户。那个时候,商业油画刚开始在国内发展,竞争少,订单增长很快。刚开始一个月订单就有数千张风景画,之后每个月几万张,甚至几十万张。订单多了,他开始把业务外包给美院、小画商,或者其他画工。

  黄江从香港的贸易公司接油画订单、取样板,拿到大芬村给画工们画。1987年,他在香港承接了沃尔玛的订单后,后者便成为他的稳定客户。那个时候,商业油画刚开始在国内发展,竞争少,订单增长很快。刚开始一个月订单就有数千张风景画,之后每个月几万张,甚至几十万张。订单多了,他开始把业务外包给美院、小画商,或者其他画工。

图片 8画商贺克均和他收藏的刘文作品 图/本刊记者 大食

图片 9  画商贺克均和他收藏的刘文作品 图/本刊记者 大食

这年4月,一个法国客户需要找人在一个半月之内完成36万张油画。黄江的厂子当时每月最多能画10万张。他估算,这样的订单量至少需要一千多人。虽然有赔钱的风险,黄江依然接了这笔订单,这也是他迄今为止接下的最大一笔订单。“赚钱肯定要有胆量。”黄江介绍,这笔订单只有三幅样稿,分别是树荫、土屋和房子,都是比较简单的小画,需要各画12万张。他开始联系广州美院教师,以及东莞、晋江的画商,总共找了一千多人赶工。

  这年4月,一个法国客户需要找人在一个半月之内完成36万张油画。黄江的厂子当时每月最多能画10万张。他估算,这样的订单量至少需要一千多人。虽然有赔钱的风险,黄江依然接了这笔订单,这也是他迄今为止接下的最大一笔订单。“赚钱肯定要有胆量。”黄江介绍,这笔订单只有三幅样稿,分别是树荫、土屋和房子,都是比较简单的小画,需要各画12万张。他开始联系广州美院教师,以及东莞、晋江的画商,总共找了一千多人赶工。

由于画比较简单,他甚至像那些制造业工厂一样,采用了“流水线式”生产模式:一人画天空,一人画水,一人画树,轮流完成同一幅画。“三个人这样一个小时能画20张画,效率提高了几倍。”最终,他按时完成了这批订单。不过,在大芬村画商龙腾飞看来,所谓“流水线式”模式只是一种过于夸张的说法。这笔订单,他是以每张六元的价格接的,单张成本三元左右,赚了一百多万元。“老外给我六块,他在国外可以卖到三十多块。”黄江认为,这条产业链最赚钱的环节掌握在外国人手中。

  由于画比较简单,他甚至像那些制造业工厂一样,采用了“流水线式”生产模式:一人画天空,一人画水,一人画树,轮流完成同一幅画。“三个人这样一个小时能画20张画,效率提高了几倍。”最终,他按时完成了这批订单。不过,在大芬村画商龙腾飞看来,所谓“流水线式”模式只是一种过于夸张的说法。这笔订单,他是以每张六元的价格接的,单张成本三元左右,赚了一百多万元。“老外给我六块,他在国外可以卖到三十多块。”黄江认为,这条产业链最赚钱的环节掌握在外国人手中。

黄江的名气渐渐大了起来。大芬村的画工也越来越多。不少绘画爱好者和美术学院毕业生听说黄江找人画油画,陆续从全国各地赶到大芬村,这些人中包括画家刘文全、邓佳杰。他们大多自己在村里租房住,当时一个单间月租只要一两百块。这些人从黄江那里接到订单,就在家里画。“在我的画厂里,要受我管制,他们喜欢自由,只要按时交货,想什么时候画都可以。”黄江说。

  黄江的名气渐渐大了起来。大芬村的画工也越来越多。不少绘画爱好者和美术学院毕业生听说黄江找人画油画,陆续从全国各地赶到大芬村,这些人中包括画家刘文全、邓佳杰。他们大多自己在村里租房住,当时一个单间月租只要一两百块。这些人从黄江那里接到订单,就在家里画。“在我的画厂里,要受我管制,他们喜欢自由,只要按时交货,想什么时候画都可以。”黄江说。

这种订单转包的模式开始成为黄江最核心的业务,他不再自己画画,也不养画工了。他租的那幢小楼,一楼专门用来收画,二楼存货和自住。

  这种订单转包的模式开始成为黄江最核心的业务,他不再自己画画,也不养画工了。他租的那幢小楼,一楼专门用来收画,二楼存货和自住。

到1990年代中期,大芬村已经聚集了几百名画工。福建人郭荣(化名)看到商机,开始到大芬村开店,向画工们出售画笔、画布、颜料等配套商品。由于画工聚集,租金便宜,散居深圳各地的部分画商不断搬进大芬村。

  到1990年代中期,大芬村已经聚集了几百名画工。福建人郭荣(化名)看到商机,开始到大芬村开店,向画工们出售画笔、画布、颜料等配套商品。由于画工聚集,租金便宜,散居深圳各地的部分画商不断搬进大芬村。

行画进入中国大陆

  行画进入中国大陆

已经70岁的黄江是广东四会人,在广州长大。母亲是教师,喜欢画画,这让黄江从小对绘画产生兴趣,中学时多次参加绘画比赛。1966年“上山下乡”,他去了一间农场做知青,日子苦闷,也没条件画画。1970年,他游过深圳河跑到香港。他在写字楼里做过服务生,每天端茶递水、扫地、擦桌子,月薪200港币。做了半年,他觉得没前途,又去做装修,给人装铁闸门、焊接门窗,一天12块钱。后来,他还试过修理工。

  已经70岁的黄江是广东四会人,在广州长大。母亲是教师,喜欢画画,这让黄江从小对绘画产生兴趣,中学时多次参加绘画比赛。1966年“上山下乡”,他去了一间农场做知青,日子苦闷,也没条件画画。1970年,他游过深圳河跑到香港。他在写字楼里做过服务生,每天端茶递水、扫地、擦桌子,月薪200港币。做了半年,他觉得没前途,又去做装修,给人装铁闸门、焊接门窗,一天12块钱。后来,他还试过修理工。

1974年,黄江的朋友从广州美术学院出来之后,也跑到香港,专门画商品油画,也叫行画。有一次,黄江去看这个朋友,发现他系着名牌皮带,每个月赚三千多港币。“那时候,香港的银行经理一个月也才赚一千多块,我老爸一个月只有几十块。”黄江很羡慕,觉得自己绘画水平并不比朋友差,也开始加入行画领域。

  1974年,黄江的朋友从广州美术学院出来之后,也跑到香港,专门画商品油画,也叫行画。有一次,黄江去看这个朋友,发现他系着名牌皮带,每个月赚三千多港币。“那时候,香港的银行经理一个月也才赚一千多块,我老爸一个月只有几十块。”黄江很羡慕,觉得自己绘画水平并不比朋友差,也开始加入行画领域。

行画起源于欧洲。1960年代,欧洲人开始向韩国下行画订单,之后又传入香港、澳门、新加坡等地。在香港,人们习惯称之为“韩画”,流传到大陆之后,则被称为“行画”。到1970年代中期,香港约有三百人从事这一行业。

  行画起源于欧洲。1960年代,欧洲人开始向韩国下行画订单,之后又传入香港、澳门、新加坡等地。在香港,人们习惯称之为“韩画”,流传到大陆之后,则被称为“行画”。到1970年代中期,香港约有三百人从事这一行业。

黄江在朋友那里接受一段时间的行画技巧培训之后,便跟后者接一点订单。尽管技术还不熟练,但到1975年他每个月已经能赚到五六百港币。刚开始,他尝试过很多种题材。黄江觉得,风景画相对简单,不用像画人物那样要求严谨,“最容易蒙混过关,树干不要太大或者太小就可以了。”每天重复画同一幅画,枯燥无聊,不过,时间长了,技术也熟练了,他可以一边看电视一边画。熟悉行画产业以后,他开始自己联系行画贸易公司,直接拿订单。

  黄江在朋友那里接受一段时间的行画技巧培训之后,便跟后者接一点订单。尽管技术还不熟练,但到1975年他每个月已经能赚到五六百港币。刚开始,他尝试过很多种题材。黄江觉得,风景画相对简单,不用像画人物那样要求严谨,“最容易蒙混过关,树干不要太大或者太小就可以了。”每天重复画同一幅画,枯燥无聊,不过,时间长了,技术也熟练了,他可以一边看电视一边画。熟悉行画产业以后,他开始自己联系行画贸易公司,直接拿订单。

1975年,黄江在香港弥敦道恒丰中心租了一套80平的房间,开办画室。他收了12个学徒,订单主要来自两家分别名为“集美”和“世界”的贸易公司。1978年,他又在澳门开了一间画室,招了五六个画工。到香港八年后,黄江终于有钱在香港启德机场附近买了一套房。他一直是小作坊式的生产,规模不大,在香港行画界也没什么影响。

  1975年,黄江在香港弥敦道恒丰中心租了一套80平的房间,开办画室。他收了12个学徒,订单主要来自两家分别名为“集美”和“世界”的贸易公司。1978年,他又在澳门开了一间画室,招了五六个画工。到香港八年后,黄江终于有钱在香港启德机场附近买了一套房。他一直是小作坊式的生产,规模不大,在香港行画界也没什么影响。

在澳门工作室,有一名张姓美术老师主要给黄江画猫和老虎,是福建晋江人。1983年,张老师建议黄江去人工、租金更便宜的晋江合伙开油画厂。两人在晋江金井镇开了间油画厂,并办了绘画培训班,为油画村培训行画人才,总共招了60人左右。黄江在香港联系订单,进材料,张老师负责画厂管理和学员培训。他们也成为第一批把行画引入中国大陆的人。

  在澳门工作室,有一名张姓美术老师主要给黄江画猫和老虎,是福建晋江人。1983年,张老师建议黄江去人工、租金更便宜的晋江合伙开油画厂。两人在晋江金井镇开了间油画厂,并办了绘画培训班,为油画村培训行画人才,总共招了60人左右。黄江在香港联系订单,进材料,张老师负责画厂管理和学员培训。他们也成为第一批把行画引入中国大陆的人。

这一年,金井镇人周晓鸿17岁,在亲戚的介绍下进入了黄江的培训班。他先学习了几个月素描,之后才学水彩和油画。由于一些学员零基础,所以学习时间长达一年。周晓鸿从小喜欢绘画,初中在学校拿过美术奖,学得快,把行画的每种题材都学了一遍。在临摹测试合格后,他开始正式画行画。“没经过专门的行画培训,即使美院毕业生也画不来,没这种效率。”周晓鸿说。在黄江的油画村没多久,他一个月便能拿到300块钱。当时,其他领域的普通职工月薪一般只有几十元。

  这一年,金井镇人周晓鸿17岁,在亲戚的介绍下进入了黄江的培训班。他先学习了几个月素描,之后才学水彩和油画。由于一些学员零基础,所以学习时间长达一年。周晓鸿从小喜欢绘画,初中在学校拿过美术奖,学得快,把行画的每种题材都学了一遍。在临摹测试合格后,他开始正式画行画。“没经过专门的行画培训,即使美院毕业生也画不来,没这种效率。”周晓鸿说。在黄江的油画村没多久,他一个月便能拿到300块钱。当时,其他领域的普通职工月薪一般只有几十元。

这间油画厂只做了两年便被迫关闭。有一次,张老师和他的一个亲戚看到黄江带来的样板之后,绕开油画厂,单独跑到香港接单。黄江发现之后,终止了合作。

  这间油画厂只做了两年便被迫关闭。有一次,张老师和他的一个亲戚看到黄江带来的样板之后,绕开油画厂,单独跑到香港接单。黄江发现之后,终止了合作。

黄江带着周晓鸿等部分徒弟前往广州。最初没找到合适的地方办画厂,黄江暂时回了香港,周晓鸿则回晋江老家画行画去了。不久黄江前往江门市,开设了一间画厂。同时,他在广州海珠区中山大学附近租了一间几十平米的厂房,也开了一间油画厂,招揽了几十名画工。订单每月飞涨。1987年,他又跑到深圳黄贝岭与人合伙开了一间工厂。此时,越来越多的香港画商出于成本考虑,开始在福建莆田和广东广州、深圳等地开办油画厂,行画产业在中国大陆落地生根。

  黄江带着周晓鸿等部分徒弟前往广州。最初没找到合适的地方办画厂,黄江暂时回了香港,周晓鸿则回晋江老家画行画去了。不久黄江前往江门市,开设了一间画厂。同时,他在广州海珠区中山大学附近租了一间几十平米的厂房,也开了一间油画厂,招揽了几十名画工。订单每月飞涨。1987年,他又跑到深圳黄贝岭与人合伙开了一间工厂。此时,越来越多的香港画商出于成本考虑,开始在福建莆田和广东广州、深圳等地开办油画厂,行画产业在中国大陆落地生根。

“中国梵高”

  “中国梵高”

1999年,赵小勇背着自己的画到长隆附近,向一个香港画商自荐。画商觉得不错,给他发了十张梵高油画订单,《咖啡馆》画五张,《星空》画五张。他领回样稿之后,画得非常认真、细致,一幅画差不多画了两天。交货时对方很满意,又给他发了20张订单。此后,他有了固定的订单来源,收入好转了很多。订单多了,行画水平也逐步提升。

  1999年,赵小勇背着自己的画到长隆附近,向一个香港画商自荐。画商觉得不错,给他发了十张梵高油画订单,《咖啡馆》画五张,《星空》画五张。他领回样稿之后,画得非常认真、细致,一幅画差不多画了两天。交货时对方很满意,又给他发了20张订单。此后,他有了固定的订单来源,收入好转了很多。订单多了,行画水平也逐步提升。

这一年,大芬村出现了第一家画廊。这是一个新加坡人开的,专门向聚集在这里的画工们买画。福建人郭荣看到了商机,也开了一家顺发画廊。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来到大芬村参观、买画。之后,周晓鸿也办了画廊。几年内,大批画廊出现。

  这一年,大芬村出现了第一家画廊。这是一个新加坡人开的,专门向聚集在这里的画工们买画。福建人郭荣看到了商机,也开了一家顺发画廊。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来到大芬村参观、买画。之后,周晓鸿也办了画廊。几年内,大批画廊出现。

赵小勇与人合租了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在四楼。他们把客厅改成画室,各据一半。赵小勇把自己的画一张张钉在客厅墙上,地上也整整齐齐地码了很多“梵高油画”,还在窗户外挂了“专画梵高”的牌子。“老板一看能(被)打动。”赵小勇说。他这一层的画师,都是画梵高的,不少人画的时间比他长,比他好。那时候,来大芬村的客户多了,不少画师也开始有了这样的觉悟,很多房子的窗户和围栏上都挂着广告牌,诸如“专画地中海”、“肖像画”等。客人看到感兴趣的牌子,便径直爬上楼去。

  赵小勇与人合租了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在四楼。他们把客厅改成画室,各据一半。赵小勇把自己的画一张张钉在客厅墙上,地上也整整齐齐地码了很多“梵高油画”,还在窗户外挂了“专画梵高”的牌子。“老板一看能(被)打动。”赵小勇说。他这一层的画师,都是画梵高的,不少人画的时间比他长,比他好。那时候,来大芬村的客户多了,不少画师也开始有了这样的觉悟,很多房子的窗户和围栏上都挂着广告牌,诸如“专画地中海”、“肖像画”等。客人看到感兴趣的牌子,便径直爬上楼去。

有一天,香港的高先生看到“专画梵高”的牌子,爬上四楼,在客厅里转了十几分钟,对赵小勇的画兴趣浓厚。他当时便给赵小勇下了一笔20张画的订单,单价180元,一个月后收货。“香港人亲自来采购的肯定是大老板。”赵小勇判断。当时正值盛夏,赵小勇每天打着赤膊在客厅画画。他一般下午两点开始画,一直到凌晨一两点才收工,很少像师父张正京那样通宵画。很多老画师喜欢晚上画画的时候开着收音机。到了晚上,大芬村到处都是收音机的声音。大家都没睡,也不会吵到别人。

  有一天,香港的高先生看到“专画梵高”的牌子,爬上四楼,在客厅里转了十几分钟,对赵小勇的画兴趣浓厚。他当时便给赵小勇下了一笔20张画的订单,单价180元,一个月后收货。“香港人亲自来采购的肯定是大老板。”赵小勇判断。当时正值盛夏,赵小勇每天打着赤膊在客厅画画。他一般下午两点开始画,一直到凌晨一两点才收工,很少像师父张正京那样通宵画。很多老画师喜欢晚上画画的时候开着收音机。到了晚上,大芬村到处都是收音机的声音。大家都没睡,也不会吵到别人。

交完货不到一星期,赵小勇听到楼下小卖部喊,“四楼的,姓赵的,有电话”,下楼去接,原来是高先生打来的,问他明天在吗,想过来详谈。第二天,高先生向他下了80张梵高画订单。第三次200张。再往后订单越来越多,赵小勇一个人忙不过来了,想找人。他妻子看着订单多了,心里很高兴,说也想学画。他开始教妻子画行画。她原来在工艺品厂是“大笔”,负责上色,涂颜料。两个月不到,她已经能承担调颜料和打底的工作。

本文由澳门金莎娱乐网站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大芬村的梵高们,小村聚焦7000名梵高